站內
  • 站內

當前位置:

眉山新聞網

>

教育

>

教育頭條

讓基層教育工作者敢于舉起法律武器

新聞來源:半月談      

更新時間:2019-08-22 14:42:32

責任編輯:趙娜娜


  原標題:打擊校鬧,絕不手軟

  “將校園安全納入社會治理,完善校園安全風險防控體系和依法處理機制,堅決杜絕‘校鬧’行為,維護正常教育教學秩序。”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,再次對校鬧行為亮劍。

  一段時期以來,校鬧成為嚴重擾亂基層教育秩序的毒瘤。在校園安全事故發生之后,面對復雜的處置情境,一些人往往抓住學校這根實體“稻草”,以堵校門、鬧校園、炒輿論、暴力傷師等過激手段以期實現訴求。甚至有些“職業校鬧”主動給涉事學生家長打電話出謀劃策,令其“堅決不退散、不松口,直到學校答應巨額賠償”。

  在一些地區,校鬧已有了慣用的“操作法則”:打橫幅、舉遺照、堵校門、擺花圈,標準套路一條龍。更有甚者,在學校操場設靈堂、侵占教學場所,一些違法過激行為,令人瞠目結舌。

  花樣百出、手段翻新的校鬧事件,讓學校如履薄冰。因為害怕惹上校鬧,一些學校成了驚弓之鳥:可開展可不開展的校園活動,一律不開展;可管教可不管教的學生,一律不管教,以此保證學生從身體到心理都“毫發無傷”。

  盡管近年來,從中央到地方管理部門,都已認識到校鬧給基層學校帶來的困擾和危害,相繼表態、出臺措施予以打擊,維護正常教學秩序。但仔細追究不難發現,在一些突發意外事件中,校鬧行為最終并未付出相應代價。更多時候,一些地方政府和管理部門抱著息事寧人的心態,以“和稀泥”的微妙態度和“花錢買平安”的手段了事。

  懲治校鬧,失之綿軟,有著深層原因。

  首先,維穩心態和政績思維作祟,地方政府不愿“真撐腰”。

  一些部門因為擔心釀成群體事件和焦點輿情,要求學校、老師無原則退讓。在一些事件中,經常能看到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將校長停職“滅火”的處理手段。殊不知,一些校鬧將這種“應激反應”解讀為“鬧出了效果”,進而陷入惡性循環。

  其次,校園法治建設沒有真正落到實處、落于細節。

  各部門權責界定不清,導致事件處置中標準不一,有彈性空間,于是出現“小鬧小賠、大鬧大賠”的情況。這無形中縱容了校鬧與學校互相博弈的局面,“鬧”,成了爭取巨額賠償的有效手段。

  第三,缺乏科學健全的機制支持。

  由于缺乏第三方調解機制,使得學校直接面對家長,校鬧成為最直接地向學校施壓的手段。沒有第三方介入,學校一旦卷入法律訴訟,往往牽扯大量精力,“耗不起、拖不起”,最終妥協。

  一組調查數據值得關注:對多個省市的1596位校長、76811位家長的問卷調查顯示,校園安全事故一旦發生,94.2%的校長選擇“需要家長的理解”,遠高于其他選項。

  目前,我國多地探索出臺了治理校鬧的地方性法規,試圖為本地預防和解決校鬧提供法律依據,這是一種可喜的進步。然而,法規出臺與切實落地之間,還有不小的距離。

  在現實操作中,要讓基層教育工作者敢于舉起法律武器,刺破校鬧困局。既要進一步明確校園安全事故的內涵與外延,科學界定學校、家長及其他責任主體的責任范圍,也要營造一個講法治、敢擔當、真撐腰的環境。

  教育部2019年工作要點中明確提到,將探索依法治理校鬧機制。無論是地方政府還是管理部門,都應拿出為教師、學校合法權益撐腰的底氣和決心,避免頂層制度設計淪為一紙空文。要敢于擔當,緊抓落實,對校鬧行為“零容忍”。

  來源:《半月談內部版》2019年第8期,原標題《打擊校鬧,絕不手軟》

信息產業部網站備案:蜀ICP備09029749號-1 眉公網備:51140002000014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號:(川)字第115號

免責聲明:本站部分信息來源于互聯網,如有侵權敬請告知!網友在本站發布的信息與本站無關或者不代表本站觀點。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51120180003 聯系電話:38166855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川網公安備 51140202000199號

分享到

欧赔公司特点与关系